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深度 >

黃芳燁:蕉城“花木蘭”的靚麗青春

2019-05-31 11:42:28 三都澳僑報



黃芳燁:1992年出生,福建寧德蕉城人,原任海軍“和平方舟”醫院船防化班班長,中士軍銜,為海軍首批上艦女兵,現為海軍工程大學學員。入伍以來,她歷經航海、機電、槍帆、潛水等多崗位鍛煉,先后參加“中馬聯演”“環太平洋-2016”“和諧使命”系列等重大任務,連續四年在任務基礎技能比武中奪冠,悄然間震驚了全體任務官兵。多次被表彰為“優秀士兵”“優秀共產黨員”,榮立二等功、三等功、軍事訓練標兵等。 2018年9月,被保送至海軍工程大學培養深造。

做新時代女兵

當我們還捧著手機在游戲世界“絕地求生”,幻想自己是超級英雄時,這個28歲的姑娘早已操縱戰艦巡航在萬里海疆,保家衛國,救死扶傷。8年從軍生涯,黃芳燁從大學生,到首批海軍上艦女艦員,從第一個防化專業女班長再到海軍工程大學學員,她用拼搏展現了新時期中國女兵最美的樣子,用奮斗詮釋了青春最亮麗的底色。

這個與眾不同的姑娘,長著一張英俊帥氣的臉龐,說起話來干凈利索,陽剛的性格,過人的膽量,活脫脫就是一個男兵的樣子。黃芳燁還會大艦操舵、開高速艇、駛沖鋒舟、開大吊機,維修電器,各項技能駕輕就熟,讓許多男兵自嘆不如,被軍中男兒親切地稱為“燁哥”。





2011年,同眾多入伍新兵一樣,黃芳燁也是平凡的女孩,但她卻是最有韌性、最不服輸、最能吃苦的那一個。逮著縫隙就學習,把專業學到最好,把技能練到最精;2012年,在學兵連覺得繩結打法費時,黃芳燁就自己摸索出一套改進動作,讓打繩結時間從原來的七八秒縮短至三四秒,還被央視宣傳報導,并在全支隊推廣學習;2017年6月,她還被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漁用繩索結編織技藝縣級代表性傳承人劉同宇收為嫡傳弟子。

其實,來到海軍“和平方舟”號醫院船的第二年開始,黃芳燁就用實際行動告訴全船什么叫勢如破竹:連續4年在執行“和諧使命”、環太軍演等任務中,拿下理論考核、打繩結、個人防護器具穿戴等三項基礎技能比武第一。而這些比武考核均不按性別劃分。

“當兵哪有不辛苦的,但是我喜歡,我熱愛這身浪花白。”黃芳燁身上大小傷口數十處,對她而言軟組織挫傷是再小不過的傷了。但最嚴重的還是在某次高強度訓練中不幸受傷,她住了幾天院,對家人報喜不報憂的她就在病床上一直自我激勵,直到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這需要多大毅力啊,可她卻說:“爸媽很辛苦,他們獨自承受了很多,讓我安心服役,我也要讓他們安心,努力訓練,以軍功章來回報他們。”

家人眼中的她

在黃芳燁的家中,大大小小的軍功章、獎牌、獎狀、各國海軍紀念章等近百個,而這只是她8年從軍生涯中冰山一角。“芳燁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從來沒想過,曾經那么調皮搗蛋的孩子,竟是我們最大的驕傲。”說起黃芳燁,母親黃敦炎眼里充滿笑意。她說,家里沒有男孩,芳燁從小就被當成男孩養,扛大米、換煤氣、修電閘……凡是力氣活和技術活都被她包攬了。從部隊休假回來,黃芳燁更是擔起家中的大小事務,并把部隊的自律、自覺都帶回了家。

其實得知黃芳燁要參軍入伍時,一家人都十分支持。黃芳燁的外公說:“芳燁三歲時就跟我說要當軍人,這孩子心思細膩,有韌勁,就適合在軍營中磨煉自己。”





當時寧德市的女兵名額只有20個,黃芳燁卻憑借各項考核在寧德市排名第一,福建省排名第十的好成績順利入伍參軍。

由于部隊工作的保密性,黃芳燁從來不向家人透露一分。每當家人問起:“今天,你們的船又到哪里了?做了什么?”她總是淡淡地說:“你們看新聞就知道了。”

黃芳燁的姐姐黃芳玲回憶說:“在芳燁參軍第三月,曾與我通過電話,她說,‘姐姐,非常奇怪,我的戰友都分配到了軍隊,唯獨我沒有收到任何通知。’這通電話結束后,家人便半年沒了芳燁的消息。直到海軍首批上艦女兵亮相央視新聞,我們才知道她竟然當上操舵手。”

雖然從不與家人說起她的工作,但黃芳燁卻無時無刻不牽掛著家人。每到一個國家,只要得空,她就會給姐姐黃芳玲寄去一明信片,每一張都提到這么一句:“我很好,代我向家人問好,我愛你們!”雖然收到明信片時,黃芳燁所在的軍艦早已遠赴他國,但家人通過這一張張明信片,知道她安好,便也就安心了。

軍中的小太陽

從小就比一般孩子懂事的黃芳燁,陽光堅強的外表下也保有著一顆童心。在她的房間擺著一柜子的“海綿寶寶”,這是她最寶貝的東西。她曾說過,什么都可以沒有,但不能沒有“海綿寶寶”。生日時,戰友不知從何處買了一個“海綿寶寶”的蛋糕,把這個受再重傷都不流一滴眼淚的女娃,感動得眼淚直流。

但在得知父親重病時,她卻意外的堅強。“我以為她會不顧一切地沖回來,但她沒有,她是真的長大了。”姐姐黃芳玲說,2018年11月,父親被檢查出肺癌晚期,為了讓黃芳燁能在部隊安心訓練,家人都不曾與她提及關于父親病癥的半分,直到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他們通過電話聯系到了黃芳燁所在學校的領導,讓他轉告黃芳燁。黃芳燁得知情況后,并沒有埋怨家人,而是一邊打電話安慰家人,一邊向部隊咨詢該病癥救治方式。終于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她的父親病情漸漸好轉。





離開海面,黃芳燁重新回歸校園。從海上訓練實操到理論知識學習,黃芳燁坦言,剛開始確實有些不適應,但現在她已展開雙臂擁抱美好的校園生活。今年5月11日,黃芳燁還在海軍工程大學2019年軍事體育運動會中獲得青年女子組實心球冠軍。她在微信朋友圈寫道:“好運總是寵愛那些勇敢的人,我知道努力的人可能不一定會有回報,但是努力了就無悔了。今天著實小驚喜,雖然得了第一,但是因為狀態不太好,沒發揮出平時的水平。希望你一如既往的堅強勇敢,站在迎著光的地方,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燁哥,加油!明年再戰!”

“軍歌嘹亮震天響,盛贊軍人意志剛。”經歷數年,海軍部隊已然把黃芳燁培養成為意志堅強、永不言敗的軍中小太陽。對于那些有從軍夢的青年,黃芳燁想說:“一人當兵,全家光榮。依法服兵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每一個公民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軍營是一所培養人才的大學校,是一座鍛煉人才的大熔爐,能夠錘煉青年人堅忍不拔的意志,有了這份吃苦的經歷,碰到再苦再累的事情也能輕松應對,是金子也總會發光。”

高山或無言,依然不減巍峨;綠水也無語,不可無視生機;軍人也平常,不過是你和我。從軍就是宣言,就是雄偉,就是最可敬的贊歌。  □ 蘇詩瑤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p3试机号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