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文化 >

宋小玲:母愛難老

2019-06-05 09:31:11 三都澳僑報

習慣了,在飯桌上閑聽母親碎叨趣事。說到興起,母親樂著,我們更樂。只是,母親說著說著,常常就把人或事給說岔。看著母親張三李四地混著,再瞧母親滿下巴掛著飯粒卻全然不知,猛地,我的心給蟄得生疼:母親老了,老得開始忘事,開始掉飯粒兒!總以為時光不老,母親不老,哪曾想,不經意間一晃,母親就老了!

自小,我體弱多病,聽母親說,好幾次,是母親一人抱著生病的我,連夜冒雨從偏僻的鄉下趕往醫院。途中喂藥,母親只能口含藥水,一點一點送到我嘴里。夜深天黑,山路仄小、濕滑,時不時,山鳥撲楞楞尖叫著飛過。母親一路小跑,一腳踩空,連著我,一同滾入灌木叢中……憶起這些,母親依然驚懼萬分,但母親說,害怕的是我的病情,不是暗夜鳥獸。

記事后,印象中的母親,常為我驚覺夜起,一年到頭難睡幾個安穩覺。我常半夜發燒,母親就忙著按老中醫傳授的偏方,抓一把自制粗茶葉在嘴里細嚼。茶葉泡水味佳,可是大把的茶葉口中干嚼,又苦又澀,稍不小心就被嗆咳。我瞧見母親咀嚼時掩飾不住的微蹙眉頭。待茶葉嚼爛,母親就口含茶葉,屈膝彎腰,伏身用嘴吮吸著為我按摩全身。母親說,只有用嘴吮吸著按摩,才能將體內濕熱吸出。母親有嚴重的風濕病,固定的姿勢稍久關節就疼痛難忍。可母親就這樣伏在床上,保持不變的姿勢為我按摩,直至天色泛白。說來神奇,按摩后,我酸疼的關節不痛了,體溫也漸退,整個人像被打通經脈似地頓覺輕松。而母親,早已汗濕冬衣,由于長時間伏著,手腳僵直、疼痛,唇舌也因干嚼茶葉磨破出血,吃飯時疼痛難忍,好些時日方才愈合。

那年代,物質匱乏,家里難得的一點肉和母雞下的蛋,母親全喂到了我嘴里。可我,還是動不動就愛鬧病。白天,母親忙著活,可眼睛一刻不停地追著我,怕我風吹,怕我日曬,怕我雨淋,即便這樣,我還是三天兩頭生病。常常地,母親看著瘦弱的我,竟像做了錯事,歉疚地喃喃自語:怎么就把你生成這么個體質了呢?有時,見我臉色紅潤了,母親就眼角眉梢透著喜悅,但只是偷偷樂著,母親絕不說出口,生怕一說出就會給收了去似的。

我明白,我是母親含著捧著養大的,母親的每一尾皺紋里,盛放的都是為我操碎的心。

當地有個說法,從不同的人家要些米飯來,吃了身強體健。小時,吃了母親用錢從乞丐手里買來的粽子。長大工作了,母親竟還四處奔波,要來不同姓氏人家的米煮了我吃。知道這并無用處,但我極認真吃著。一旁的母親,微笑地看著我,一如當年看我吃粽子,滿眼的希冀與疼惜。碗里,熱氣氤氳,糅著母親的殷殷目光,一次次濡濕了我雙眼。

母親長期勞累,身體極差。每次勸母親多歇歇,母親口里應著,可等我上班不在家時,又陀螺般忙轉個不停。

惦掛著又犯暈眩的母親,那天,我請了假早早趕回家。一進屋,便見母親蜷著身,無力地舉著手,鮮紅的液體順著手指下滴,父親驚慌著。

血,那鮮紅的竟是血!我顧不上多問,顫抖著幫母親包扎好。父親心疼地告訴我,母親擔心我連日下鄉累著,想煲雞湯給我補補,一陣暈眩切著手……未等父親說完,我已淚流滿面,那一刀,切著了母親,更切著了我,地上那一滴滴鮮紅,每一滴都從我心頭滴落。我的心抽搐著,撕裂般,一陣疼似一陣。

“疼嗎?”透過淚光,望著母親還滲血的手指,我哽咽著。

“俗語說疼兒女,說的就是這‘疼’吧……你老大了,還有母親疼,該高興才是。”母親故作輕松,努力笑出臉,為我擦淚。當母親無力、冰涼的手拂過臉頰,我的淚,更是開了閘似地奔涌而出。

那些天,我不敢直視母親受傷的手,可母親的手,時時在眼前晃著,揮之不去。兩周后,母親那只手上的指甲整塊掉落。原來,母親一刀竟幾乎切掉了整一塊指甲!我摩挲著母親的指甲,摩挲著母親的疼與愛,無聲淚下,未結痂的心,再一次撕裂。很想把母親的這片指甲珍藏,可是最終,我沒敢,我害怕我的內心柔軟處,承不起這份重。而其實,母親的這片指甲,已長在了我心尖,連同為我而老的母親。

母親不停歇地把愛掏出,掏白了青絲,掏彎了腰,掏空了她自己。母親整日整夜地腰背疼,洗發時彎下腰便直不起。幫母親洗發,一次,兩次,母親便說,你手重,我自己來。可是,我清晰地記得,第一次洗時母親還直夸我手法嫻熟,不比發屋洗的差。夜晚,母親腰背疼得睡不著,常常夜起抹藥按揉。幫母親按揉,可母親嫌我手勁太輕,不管用,趕我睡覺去。我知道,母親掏出愛,便不舍得拿回,哪怕一絲半點。

常常地,母親問我同一問題,問過,忘了,再問,一遍又一遍:“下輩子還做我女兒不?”可每次,不等我回答,母親又總是急急擺手:“不要,不要做我女兒,萬一又把你生成這么個弱體質,咋辦?”說這話時,我見到了母親眼中的不舍,仿佛這么一說,就果真割斷了下輩子的母女情。但我明白,母親心里篤定得很,假如真有下輩子的話,萬般不舍的她,為了對女兒的這份愛,也一定毅然決然割舍那份情……

望著滿頭霜白的母親,我心里淚濕一片。母親老了,老得記不住事。然而,記不住事的母親卻能一直記得,讓她的愛,像陽光般不銹、不老,一如從前。

母親,下輩子,我還做您的女兒!  □ 宋小玲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p3试机号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