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社會 >

陳燕如:閩東第一位女拖拉機手

2019-06-19 09:49:54 三都澳僑報


上世紀五十年代在長樂文武國營農場開拖拉機

本報訊(陳祖淵)那是一個“勞動光榮”的年代,“不怕臟、不怕苦、不怕累”是那時的勞動口號,不論男女,一雙勤勞的手永遠是受人尊崇的。在大干快上的洪流中,一個來自上海的南下服務團成員,鍛煉成長為閩東第一女拖拉機手。她就是現年90歲高齡的寧德市農機公司離休干部陳燕如。

“那是1958年初,也就是高舉三面紅旗的頭一年。福安專署機關開始精兵簡政,動員廣大干部職工到各縣人民公社和國營農場去勞動鍛煉,風華正茂的我,也積極申請下放基層,并上臺表態去農場當一名拖拉機手,為農業機械化作一份貢獻。”陳燕如記憶猶新地回憶起了六十年前的往事。

克服一切困難 把技術學到手

“當時和我一同去長樂縣文武農場勞動鍛煉的有70多人,我們面對的是500多畝的海灘鹽堿地。當時的首要任務便是挖渠修水利,沖淡鹽堿,然后開荒種莊稼。面對大片的荒灘,嚴寒的初冬,打著赤腳鏟土,挑土修水利,雖然手腳都凍得紅腫,但是每個人的心頭還是熱乎乎的。”

“經過大家的齊心協力,水渠終于修成了。下一步的任務就是開荒種莊稼了,我和劉尚義被分配到機耕隊去勞動。我真是興奮極了!這下子可以坐上‘鐵牛’在廣闊的田野里奔馳了。多么神氣瀟灑,令人羨慕啊!然而一到機耕隊,事實與想象競是兩樣——蘇聯、羅馬尼亞、波蘭、匈牙利的履帶拖拉機,機聲轟嗚、塵土飛揚,特別是起犁落犁時,搬動操縱桿比挖土還要吃力的多,柴油、機油、齒輪油,臭味難聞,這是我一個從小在大上海長大的女學生有生以來笫一次嘗到的滋味。因為我是女同志,又是南下服務團的,所以受到照顧——不讓我上主機學習駕駛,而是擔水、加油、擦車,從農具手學起。當年我們駕駛的是D-40履帶拖拉機,拖著牽引犁,人站在三角牽引架上拉繩起落犁,得使上大勁才能把陷在土里的犁鏵拉起來調轉頭。由于我過去勞動少,體力差,手臂無力氣,干這活兒就需要把身體靠在犁架上使出全身的力氣才能把犁拉出土。一心想當名拖拉機手的念頭一直鼓舞著自己要下定決心,克服困難把技術學到手。在劉尚義同志的‘特許’下,他當班時,就讓我上主機學習駕駛技術,教我如何掌握操縱桿等基本功。一天勞作結束后,回頭望著一片見不到頭的黑油油的被機耕過的土地,聞到那撲面而來的芳香泥土味時,眼前仿佛是一片片黃澄澄的稻谷在向自己招手呢!

就這樣,經過近半年的不懈努力,我終于成為閩東笫一位女拖拉機手。”陳燕如回憶說。

培養農機人員 服務農業生產

“不久,毛主席‘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的指示發出后,全國各地都建立了相應的農機機構。1958年5月,我被調整到福安專署農機局機械股任副股長。我們股的任務是:推廣、使用、管理農機機械與半機械化和改良農機具,培養各種農機人員。我雖然學習過駕駛拖拉機的基本技術,但對農業機械化這一新生的事物來說還是門外漢。我就邊學、邊摸索、邊干。”

至于如何培養各種農機人員去服務農業生產呢?陳燕如說:“要實現農業機械化,就需要懂得農機知識的農民來掌握使用各種農機工具。于是,我們舉辦各種農業機械的培訓班,單單拖拉機手培訓班就辦了八期,學員多達300多人次。同時,我們還聘請省拖拉機廠和福州柴油機廠技術人員來幫助培訓修理技術。1967年—1968年在福安連續辦了三期手扶拖拉機手和一期手扶拖拉機修理技術培訓班。為了發揮‘半邊天’作用,1976年10月,我們還專門在霞浦縣拖拉機站開展培訓活動,參訓的49名學員經過寧德地區監理所考試全部通過,并取得駕駛證。后來,她們成了農業機械化隊伍的主力軍。”

陳燕如離休后,仍致力于各項社會公益活動,老年人健身、書畫等市、區活動和比賽都少不了她。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p3试机号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