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社會 >

阮瓊珠:蕉城醫界一顆閃爍的“明珠”

2019-06-21 09:28:05 三都澳僑報



阮瓊珠與她母親

本報訊(陳祖淵)阮瓊珠這個名字,對年輕一代的蕉城人來說,是相當的陌生,但許多上了年紀的老人,至今仍會懷念起這位曾經為發展蕉城醫療衛生事業而默默奉獻自己畢生精力的阮瓊珠女士(1988年6月壽終,享年92歲)。在阮瓊珠女士誕辰123周年之際,筆者將她的敬業精神與成就與讀者分享。

阮瓊珠女士1896年7月出生于蕉城區洋中鎮一佃農家庭。因家境貧寒,自幼被送給一姓薛的農民家里當童養媳。她還未及笄,未婚夫就去世了,此后她一生不曾婚嫁。公婆待她如親生女兒一樣。她到學齡時,心地善良的婆母典囊籌資,其放牛的公公則以籮筐肩挑數十里,將其送至城關毓秀女子學校就讀。品學兼優的她深受老師和同學們的好評。而后,在校長嘉清澤的資助下赴福州華南醫學院預科班學習了兩年,后又考入廣州夏葛醫科大學(今中山醫學院前身),畢業后在廣州市第一醫院實習了一年,實習結束后按當時的資助約定回寧德圣教婦幼醫院工作。在1921年至1924年這三年任醫師兼院長的時間里,她夜以繼日地拼命工作,每天凌晨四點半就起床開始忙碌了。她在醫療業務的擴展、器械的添置、病房的擴建和護士班的人才培養等方面工作均付出了不懈的努力。從1922年起她開始創辦護士職業班。在她嚴謹的治學理念熏陶下,學員們刻苦學習、認真實踐,畢業后均成為了蕉城醫務界的技術骨干力量,有的還卓有建樹。當年永生醫院第一任護士長石美瑫,1929年從興化圣路加助產學校畢業,回寧德永生醫院工作后就一直和阮瓊珠一起歷盡艱苦,并不遺余力地支持和輔助阮瓊珠做好醫院管理及護士培養等方面工作。后來她倆結為異姓姐妹。她倆為蕉城醫療衛生事業并肩奮斗了半個多世紀,所開辦的護士職業班30年來(至1952年止),共招收培養了21批學員計64人。

1924年秋天,阮瓊珠又到北京協和醫院進修外科和眼科醫術,一年后,阮瓊珠高薪(月薪90大洋)受聘于山東博濟醫院任女部醫師。對待工作滿腔熱情且精力充沛的她,自愿一個人頂兩個醫生的工作量,由此獲得了更豐厚的雙份工資。

然而,在博濟醫院只干了兩年,心系家鄉百姓的阮瓊珠便辭職返鄉。每當別人問她“為什么不繼續接受博濟醫院的高薪聘請”時,她的回答總是:“我出去工作的目的是學習人家的先進醫術與管理醫院的經驗,并不是為了錢。咱們寧德地方小,條件差,父老鄉親更需要我。”這短短兩句樸實的話語凝結了她多么崇高的情操啊!1927年,阮瓊珠再次接任圣教婦幼醫院院長工作。1932年4月,為了進一步掌握多科醫術,提高自身的醫療水平,她又赴英國倫敦進行為期一年多的進修培訓(以外科手術為主),并從英國帶回了一些醫療器械,有的器械解放后仍在使用著。值得一提的是,從英國倫敦學成回國時,阮瓊珠帶回了友人贈送的一臺英文打字機,因在英國學習工作忙,一直沒有足夠的時間學打字,所以她見縫插針地利用了歸航途中的功夫去苦練。在船上,勤學好問的她,不畏浪急船顛之苦,請人將其綁固于船椅上苦練起打字來。待輪船靠岸時,她的英文打字也學會了。在她日后的工作中,這臺英文打字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1934年底,進修回國后,她就將婦幼醫院進行了分科管理,設有內、外、婦產等科室。又在1941年將圣教婦幼醫院更名為永生醫院。這使得最初的圣教婦幼醫院從單一型向復合型邁進,并逐步發展成了多功能的綜合性醫院。在基督教中華圣公會福建教區打算設立“閩東中心醫院”時,她就積極爭取,多方聯絡努力,終以其高超的醫術及崇高的威望,蠃得了“閩東中心醫院籌委會”負責人之職。不久,200架鐵床及被褥、蚊帳等用品也陸續運進當時的永生醫院。這批鐵床、被褥、蚊帳等用品成為解放后寧德縣衛生院多年的備用品,多余的還調至省衛生廳再統籌分配予各級醫院。

行醫幾十年來,阮瓊珠用自己所學的西洋醫術及西藥,拯救了不少中醫藥無法救治的危重病患者,特別是危急關頭的分娩婦女。虎貝鄉虎貝村黃思其的母親因難產,生命垂危,阮瓊珠及時為其實施了剖腹產手術,終使母子平安。金涵鄉金寺峰村農民何廷希不小心從樹上掉了下來,刺破了肚皮,腸子流了出來,他的家人將他送到醫院搶救,阮瓊珠馬上對其外流的腸子進行了消毒,然后再放進肚子里做縫合手術。在她的精心治療及細心照料下,患者的傷口很快愈合了。白內障在過去是中醫界無法治療的病,阮瓊珠運用從北京進修學得的知識及實踐,通過手術使不少患者重見光明。

阮瓊珠事親至孝,對長輩很孝順。母親晚年時,她還在蕉城保健院上班,每天上下班從不忘記給母親問安。不僅對母親如此,就連那早逝未婚夫家的公公婆婆也是由她侍侯終老。

在半個多世紀的治病救人生涯中,婦產、內、外、兒、眼、口腔等臨床各科,阮瓊珠都拿得起放得下。她70歲退休后,曾對親屬說過,可以告慰的是,我這一生行醫中從無發生過醫療事故。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 p3试机号近100期